首页 资讯 娱乐 搞笑 体育 乐活 财经 科技 音乐 社会 综合 汽车 影视 网络视频

花边数字网 打造网络视频第一网

旗下栏目: 资讯 搞笑 游戏 网络剧 微电影 时尚美妆 旅游 脱口秀 学习考试 小知识 健康养生 动漫 娱乐八卦 汽车

首页 > 网络视频 > 其他 > 供不应求让无资质外教占据市场 暨需立法监管落实

供不应求让无资质外教占据市场 暨需立法监管落实
来源: | 作者: | 人气: | 发布时间:2019-10-23
摘要:

  

供不应求让无资质外教占据市场 暨需立法监管落实

  吴之如/漫画

  外教的负面新闻,再次进入公众视野。10月15日,《北京商报》报道称,在教育部提出外教应具备教学资格证、语言培训机构要公示外教信息后,TESOL/ TEFL证书作为国际英语教师资格证书,瞬时格外“抢手”。有外教中介机构表示,缴纳3500元,外国人不需要参加培训考试便可以拿证,办证越多价格越优惠。

  外教资质问题,曾在前段时间引发关注。今年7月10日,知名培训机构英孚教育7名外教因涉嫌吸毒被抓,一时间让外籍教师形象一落千丈;8月2日,青岛市崂山区法院以猥亵儿童罪判处红黄蓝万科城幼儿园外教马约格·何瑞迪·丹尼尔·奥斯瓦尔多有期徒刑五年,并驱逐出境。此事更让大家质疑:外教在中国任职需要经过怎样的审核?

  事实上,在英语学习火爆的当下,外教市场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在利益的驱使下,一些幼儿园,尤其是培训机构,聘请的外教不但没有教学资质,甚至可能有犯罪记录。从法律角度看,外教无资质或资质造假是否涉嫌违法?外教在教学期间出现犯罪行为,聘请机构需不需要担责?在管理外教的相关政策日益完善的情况下,又该由谁来监督落实?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原因分析

  供不应求、流动性强让无资质外教占据市场

  7月22日,《证券日报》报道称,在线英语机构51talk工作人员称,他们的外教至少是大学本科以上学历,拥有美国认可的教师资格TESOL证书,且经过了专业的教学上岗培训。然而,当用户提出查看TESOL证书时,工作人员却借故推托不让看,在平台上也无法查询到教师相关证书。对此,该平台负责人回应称:“在学生端没有开放查询并不代表教师没有资质。机构现在持有资格证的教师有80%,剩余的将在政策要求下一年内拿到。”

  10月21日,记者登录51talk手机App查看发现,在精品课程中,有些外教的自我介绍,表示自己拥有TESOL/TEFL证书,有些外教则只谈了自己的兴趣爱好。

  线上培训机构外教没有完全符合资质,线下教育机构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在媒体的报道中,广州某英美外教机构坦承,他们提供的专业外教来自母语非英语国家,不具备教学资格,但价格是合规外教的一半。

  《外国人来华工作分类标准(试行)》和《外国人在中国就业管理规定》中明确指出,来华申请外国语言教学类工作签证的外国人,需满足具有学士及以上学位、两年及以上相关工作经历、从事母语教学、无犯罪记录等条件。取得教育类、语言类或师范类学士及以上学位的,或取得所在国教师资格证书或取得符合要求的国际语言教学证书(如TEFL、TESOL、TESL等证书),可免除工作经历要求。显然,现在有些培训机构还未做到。

  此外,按照相关规定,在中国留学、实习的外国人及持职业签证外国人的随行家属不得在中国就业。然而记者注意到,不少培训机构偷偷招聘了许多留学生充当外教。为了规避风险,他们会和留学生签订“志愿者协议”,并向家长隐瞒这些留学生的真实情况,而标榜为有经验的外教。

  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从事教育行业的外国人已达40余万,但合法外教数量仅占三分之一。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广东省教育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君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余苏从自身工作经验给出了回答。

  “正常招聘一名合格的外教,从入职前的招聘面试需要满足英语母语、执教证书,到入职后办理工作签证、签订劳动合同等所需时间漫长,这和培训机构希望‘明天就上班’的现实情况不能适应。”余苏说,受教学环境、工资待遇等影响,培训机构外教的流动性也比较大,往往工作签证还没办下来,外教就走了,因此有些用人单位对外教的要求也没那么严格。

  余苏进一步告诉记者,出入境管理法中明确规定,外国人在中国工作,需要取得工作许可证和居留证。如果没有取得相应的证件而非法就业的,根据违法行为的程度,非法就业的外国人要被判处5000元到2万元罚款,拘留五到十五天。对于用人单位,处每非法聘用一人1万元,总额不超过10万元的罚款,没收违法所得。

  “但罚款和培训机构、国际学校的获利相比,其实很小。我们在协助企业收购一些国际学校的时候,经常会遇到非法用工的问题。”余苏说。

  ■法律分析

  办假证、虚构入境事由触犯刑法

  记者了解到,当前市场下,聘请外教一般有两种途径:培训机构或学校直接聘用,或是通过中介介绍给用人单位。在聘用过程中,一些人看到有利可图,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

  今年7月,北京市三中院审结的一起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案显示,刘某娟、刘某霞、赵某月三人创办公司从事外教中介服务。她们组织有意来我国从事外教劳务工作的母语非英语人员,帮助这些人以虚构的入境事由骗取短期学习签证或商贸签证进入我国,随后将“外教”以劳务派遣的方式派往多家幼儿园非法务工。

  聘请的外教“来路不正”,外教持有的资格证书也不一定为真。在《北京商报》的报道中,某招聘中介透露,只需要提供外教姓名和护照号,不需要学历证书,外教不需要参与培训,最短两个星期可以拿到TESOL或TEFL证书。对于证书的真假,对方表示:“有大使馆的认证,我们也是担着风险做的。”

  记者了解到,对于从“特殊渠道”获得的资格证书,如果发现为假,则触犯刑法。2018年4月,北京市通州区法院开庭审理的北京首例伪造外教证书案曾引发关注。公诉机关指控称,该区一国际幼儿园外教管理负责人夏某,花钱委托中介王某,为两名外国人制作虚假学历和使馆认证。两名外国人在办理任职申请时被相关部门截获。最终,夏某和王某二人以买卖国家证件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

  外教不具备资格,教学能力差固然让人生气,若在国外“有案在身”或利用教学犯罪则危害更大。2017年,重庆公安机关在侦办一起非法就业案件中发现,重庆柏克莱公司涉案的18名外教中有两人此前已被边控。2018年,北京5岁的童童在一家私立培训机构参加一对一英语学习时,被外教恐吓摸私处。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阮齐林告诉记者:“如果外国人在国内犯罪,要适用中国法律,适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得有优惠或歧视。”他说,必须对在华犯罪人员实行严厉处罚,才能展现法律的权威性。

  如果外教受到法律处罚,作为招聘外教的用人单位是否也需要承担责任?“这主要得看培训机构有没有尽到自己的管理责任,有没有做足防范措施。”余苏说,比如在培训机构,教学场所不应该是全封闭的,最起码门应该做成半透明的。要装好摄像头,在整个教学过程中,课程顾问应该有巡场。如果这些管理措施没有的话,应该要承担责任。

  ■专家建议

  立法将外教纳入中国考试范畴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