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娱乐 搞笑 体育 乐活 财经 科技 音乐 社会 综合 汽车 影视 网络视频

花边数字网 打造网络视频第一网

旗下栏目: 资讯 搞笑 游戏 网络剧 微电影 时尚美妆 旅游 脱口秀 学习考试 小知识 健康养生 动漫 娱乐八卦 汽车

首页 > 网络视频 > 脱口秀 > 脱口秀走起来了 但能走多远?

脱口秀走起来了 但能走多远?
来源: | 作者: | 人气: | 发布时间:2020-03-24
摘要:

  了在疫情期间为平台提供独家内容。没有流量加持,脱口秀能独立行走吗?

 

  从2018年到2020年,两年的时间,中国脱口秀领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变化不仅体现在线下脱口秀票价从几块钱涨到了近百元,场地从几十人小剧场换成了几百人的大剧场;还体现在在去年年底春晚第一次联排中,脱口秀节目竟也占据一席之地。而这些变化背后,与两季的《脱口秀大会》和四季的《吐槽大会》,与李诞和他的脱口秀演员们,是分不开的。

 

  从1到10的新脱口秀时代

 

  以“国内首档脱口秀节目”为口号,《笑场》每期30分钟,由李诞担任推荐人,每期推荐一位脱口秀演员围绕时下热门话题进行表演。表演场地极其简单,一根立麦,素色舞台加上几十张观众席,与线下脱口秀演出无异,表演嘉宾则邀请了近年来颇具观众缘的呼兰、思文、程璐、张博洋、Rock,梁海源和庞博。

 

  截至发稿,节目第一期在腾讯视频的播放量超2500万次,本周上线的第二期也获得了超1500万的播放量,豆瓣评分7.3分。但实际上,2018年录制完成的《笑场》从制作完成到上线,整整隔了两年,也正是这两年,脱口秀等来了真正的机会。以《笑场》的首期表演嘉宾呼兰为例。2018年6月刚刚接触国内“开放麦”表演的呼兰,在当年11月就登上了《吐槽大会》第三季第四期的节目。

 

  在当时,已经播出三季的《吐槽大会》,依靠着邀请明星公开接受吐槽和自嘲的模式,将此前国内《壹周立波秀》、《今晚80后脱口秀》、《暴走大事件》以及《金星脱口秀》等“一人说”的脱口秀节目节目成功转型为人人可讲的“吐槽,是一种年轻的沟通方式”。与此同时,一批年轻的脱口秀演员也穿插在明星嘉宾中间,承担起节目中主要“包袱”产出者的重任。没有流量加持,脱口秀能独立行走吗?

 

  由于彼时这些年轻的脱口秀演员大多还是素人面孔,在《吐槽大会》第一季中,曾在《今晚80后脱口秀》合作过的李诞、池子、王建国成了明星之外的主要脱口秀演员,节目一经播出,在豆瓣获得了7.6分的评价,打分人数超过2万人。也是从《吐槽大会》开始,李诞、池子,张绍刚组成了脱口秀界的“铁三角”。

 

  紧接着,在《吐槽大会》播出的半年后,内容更聚焦在脱口秀表演上的《脱口秀大会》正式上线,该节目依旧由张绍刚主持,“铁三角”中的另外两角李诞、池子各带一队,邀请年轻的素人脱口秀演员进行现场脱口秀表演竞赛。

 

  节目播出后,“睡在程璐上铺”的思文、开健身房的Rock、疯疯癫癫的卡姆、理科学霸“韦若琛”,还没那么多爆梗的张博洋,“英年早婚”的庞博等一种脱口秀新人脱颖而出。值得一提的是,该节目之所以在当时受到了关注,除了吸引了国内脱口秀粉丝之外,“明星造梗”也成了节目的点睛之笔。其中为观众津津乐道的“撒贝宁保送梗”,直到今天仍是社交媒体上的热转片段。

 

  随后的几年,《脱口秀大会》像是笑果文化旗下艺人的练兵场,较为成熟的艺人则开始在《吐槽大会》频频露面。同时,在两档节目获得了观众缘不错的脱口秀演员,回归到线下脱口秀演出时也涨了不少人气,并逐渐向脱口秀艺人发展。

 

  庞博在2017年获得了《脱口秀大会》“大王”后,以固定卡司身份参加了《吐槽大会》第二、三、四季,并参加了《天天向上》、《亲爱的,结婚吧!》等综艺节目的录制;池子在与张绍刚、李诞组团《向往的生活》第二季后,在去年参加了腾讯视频全明星篮球真人秀节目《超级企鹅联盟Super3:星斗场》;张博洋则被前一阵《欢乐喜剧人》的抄袭风波送上微博热搜……没有流量加持,脱口秀能独立行走吗?

 

  可以说,相比于两年前,脱口秀演员需要依靠节目热度加持自身流量,如今《笑场》的播出则表明,这种情况已经反过来了。何况这一次,线下与线上同样热闹。

 

  脱口秀走起来了,但能走多远?

 

  据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CBN Data)联合笑果文化发布的《2018中国年轻态喜剧受众消费大数据报告》显示,在《吐槽大会》刚刚上线的2017年,全国有4万人开始学习脱口秀,其中600人脱颖而出成为演员。但除了少数的脱口秀演员能够在综艺节目中出镜,获得出场费之外,大多数的线下脱口秀演员只能依赖演出门票,也因此,绝大多数脱口秀表演者在脱口秀表演之外,都有着自己的本职工作。

 

  到了2018年,出现了一部分以编剧兼线下演出形式为生的全职脱口秀演员。以笑果文化为例,该公司当年的专职脱口秀演员及编剧中,还包括10名应届毕业生。没有流量加持,脱口秀能独立行走吗?与此同时,在短视频领域,也兴起一批脱口秀厂牌,比如噗哧脱口秀(笑果文化旗下子公司笑友文化打造)、单立人喜剧、北京脱口秀俱乐部、见笑喜剧、沈阳脱口秀俱乐部、糖蒜铺子、火柴梗脱口秀俱乐部、太原脱口秀俱乐部、草台喜剧馆、木更喜剧等脱口秀厂牌等。

 

  这些脱口秀厂牌除了默默培养了一批优秀的脱口秀人才之外,也让脱口秀这种局限于一二线城市的喜剧形式,实现了进一步下沉。不过,根据上述报告的数据,中国脱口秀的受众范围仍集中于19-29岁居住在一二线城市的年轻人,也就是说,要想走的更远,脱口秀必须被更多人认识。没有流量加持,脱口秀能独立行走吗?

 

  好在,脱口秀行业也正在为此而努力。在2020年央视春晚的第一次联排中,脱口秀演员思文将脱口秀首次带入了春晚节目的第一次联排上,尽管最终未能成功参与春晚表演;但在湖南卫视的春晚中,由王建国、卡姆、王勉等脱口秀演员组成的脱口秀天团还是顺利上线,足以看出,大众市场对于脱口秀的接受程度正在进一步提高。然而,尽管获得了一定的受众基础,但脱口秀演员们想要持续吸粉并不容易。

 

  线下脱口秀粉丝小L曾表示,如果你是某一脱口秀演员的老粉,那么你很难一直去看他的表演。原因在于,很多脱口秀演员创作出段子后,需要通过线下的演出来获取观众的反馈,从而对段子进行删减补充,而这种创作一般需要演员在线下演出中不断的对段子进行重复,对于观众来说,几场下来很难再产生新鲜感。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