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娱乐 搞笑 体育 乐活 财经 科技 音乐 社会 综合 汽车 影视 网络视频

花边数字网 打造网络视频第一网

旗下栏目: 资讯 搞笑 游戏 网络剧 微电影 时尚美妆 旅游 脱口秀 学习考试 小知识 健康养生 动漫 娱乐八卦 汽车

首页 > 网络视频 > 资讯 > 妖股中潜股份现形记:信披违规收监管函 董秘辞职

妖股中潜股份现形记:信披违规收监管函 董秘辞职
来源: | 作者: | 人气: | 发布时间:2020-04-09
摘要:

此外,在发布收购意向两天后,中潜股份副总经理严泓、江潇便同时辞职,其中严泓还持有公司2019年股票期权激励计划授予的153.63万份未行权的A股股票期权,因其离任将不再具备激励对象资格。

事实上,这类“蹭热点”式的忽悠式重组中潜股份并没有少做。2019年以来,中潜股份还先后“相中”多家公司,其中大多为成立不久,契合当时热点题材。包括2019年7月中潜股份披露计划以1块钱的代价,收购彼时“净资产为0”、“未产生任何营收”的北海慧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切入大数据领域。2019年9月中潜股份再抛计划,以人民币1元收购彼时实缴资本为0的上海招信,追求“黄金交易APP”概念等。

然而更诡异的是,在一系列资本运作、蹭热点、股价狂飙之前,一家私募机构却早已提前潜伏。从2019年5月9日开始,北京泽盈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泽盈”)通过旗下多只私募基金曾16次大举买入中潜股份,到2019年10月30日持股比例达到5.71%才予以披露,构成违规举牌。

而在北京泽盈开始买入后,中潜股份旋即“诡异”大涨,2019年5月9日至今涨幅高达13倍,此间成交量和换手率却并不见长。

Wind数据显示,在暴涨最激烈的近9个月内(2019年7月-2020年3月),中潜股份股价累计上涨1032.85%,但换手率仅为13.79%,总成交额仅173.61亿元。同时,中潜股份的持股数量更是不断下降,2019年6月30日时其股东数量为12342户,但同年9月30日却降低至8276户,2019年底又再降至4905户,到2020年3月20日仅3900户。

“中潜股份是很典型的小盘股,总股本只有1.707亿股,流通盘1.701亿股。这样小的盘子,资方很容易把股价拉起来,不排除有坐庄的嫌疑。”4月8日,华南一资深投资者受访指出。

监管严打违规行为

眼下,中潜股份的蹭热点式收购空壳公司、信息披露违规等行为已经引起了监管的注意,如若违法违规行为坐实,立案调查以及各项处分等逃不掉,仅刚才过去8天的四月,中潜股份就已收到两封关注函。

而中潜股份还只是目前监管层肃清A股市场生态,从严打击违法违规行为的一角。自新《证券法》实施以来,上市公司及关键少数人的违法违规成本显著提高。

根据记者统计,3月已有42家公司因信披行为“收函”,其中雅本化学等四只个股更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与此同时,新证券法也强化了董监高的信披职责,42家公司收函的同时,共有119位高管遭到处分。

4月初,同样是在A股市场名噪一时的“妖股”三五互联,也因为“蹭热点式并购”、“信息披露违规”等问题,收到监管层的罚单。三五互联及其实控人龚少晖,董事长兼总经理、时任董秘丁建生就违规披露重组信息、减持计划披露不准确、未履行报告义务被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

“新《证券法》对违背信息披露原则的一些行为进行严厉处罚,大幅提高罚款额度,就是为了使信息披露更加健全,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打击内幕交易行为。因为现在很多内幕交易行为都是通过信息不对称获取非法所得,通过加大对信息披露违规的处罚力度,从而让更多的投资者公平地获得公开的信息。”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指出。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