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娱乐 搞笑 体育 乐活 财经 科技 音乐 社会 综合 汽车 影视 网络视频

花边数字网 打造网络视频第一网

旗下栏目: 资讯 搞笑 游戏 网络剧 微电影 时尚美妆 旅游 脱口秀 学习考试 小知识 健康养生 动漫 娱乐八卦 汽车

首页 > 网络视频 > 其他 > 纳韦德·凯尔曼尼:穿越东欧大地,沿着壕沟和坟墓前行

纳韦德·凯尔曼尼:穿越东欧大地,沿着壕沟和坟墓前行
来源: | 作者: | 人气: | 发布时间:2020-05-25
摘要:

“我在德国生活了一辈子,足迹遍布世界,但从来没有去过波兰! 其实不仅仅是我,我们德国人对于世界上许多地方的了解要比我们国家东边的邻居要多得多。 ”纳韦德·凯尔曼尼(Navid Kermani)对我说。 这是让他决定要“东游”的原因之一。 五十四天里,他穿越了东欧大地,一直到达自己父母的祖国伊朗。 这段行程的经历、见闻被他写进了《沿坟墓而行: 穿越东欧大地走向伊斯法罕》(Entlang denGräben: Eine Reise durch das östliche Europa bis nach Isfahan)。

中译时,德文书名的“壕沟”被看成“坟墓”——它们的词形非常相近——这个错误却意外地“恰当”: 凯尔曼尼所穿越的波兰、立陶宛、白俄罗斯、乌克兰、亚美尼亚等国在20世纪发生过极其惨烈的屠杀、种族灭绝、清洗、大饥荒,坟冢、纪念碑是这片土地上无法躲避的景象。 东欧历史学家提摩西·斯奈德(Timothy Snyder)的《血色大地》(Bloodlands)便是以20世纪在这片土地上演的一幕幕悲剧作为主题,同时这本书也是凯尔曼尼在整个行程中的重要参考资料。

虽然有波斯语和德语两个母语,但是凯尔曼尼对德语以及德语文学一往情深,到目前为止的二十多本著述全部用德语写就。 他在中文世界没有被充分译介,《沿坟墓而行》是他被翻译为简体中文的第一本著作。 凯尔曼尼不但多产,他的写作领域也十分宽广: 可兰经,伊斯兰研究,神秘主义,小说,旅行写作,卡夫卡和尼尔·杨(Neil Young)。 多年记者的素养,尤其表现在对各种人物的采写上,再加上小说家的笔法,我们可以在《沿坟墓而行》读到非常高超的写作,寥寥几笔便被勾勒出的各种场景,充满戏剧性的事件,各色人物的喜怒哀乐,尽数展现在读者眼前。

在阅读中,你会不自禁地放慢速度,与惯常所读到的所谓旅行文学、游记很不同的是,在《沿坟墓而行》中,你很少会感受到“移步换景”的畅快感。 书中的历史,复杂的情感,苦涩的政治现实,充满着血与泪的人生故事,都让你很难速读。 你一再被提醒你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是多么匮乏,国际新闻的只言片语是多么不足以让你对一个地区、国家有起码的了解——有时候,它们可能还会扼杀你的好奇心。 有了凯尔曼尼的牵引,我们得以带着历史的视角在空间中穿梭,同时也带着同情心去了解各个地方生活的人的喜怒哀乐。

我问起他在开始这趟“东游”之前是否有很清晰的目的、计划,他告诉我,他非常想知道新闻故事里面那个面目模糊、难以理解的“东方”究竟是怎样的,想知道那里的人们的渴望、恐惧、忧虑是什么。 出于对文化意义上的欧洲,作为形容词的欧洲以及作为政治理想的欧盟的热爱和担忧,让他决定开启这趟并不轻松的旅程,深入地观察、记录、思考这片土地,而在谈及欧洲时,这片土地很多时候是被忽视,甚至是认为是颇尴尬的组成部分。

在本书中,欧洲更多是作为一个形容词存在的,而且是个含义复杂、富有争议的形容词。 它时而代表着“自由”、“民主”、“法治”,时而代表着“高傲且屈尊降贵的西方”。 同时,俄罗斯有着对“欧洲”不同的主张,普京希望欧洲大陆统一在符合他理解的“欧洲”旗帜下。 除了“欧洲”这个形容词,还有作为形容词的“西欧”、“东欧”、“北欧”以及面目不清的“中欧”。 如果西欧的内涵是“自由”、“民主”、“法治”、“富足”、“世俗化”,北欧是“社会主义”、“福利制度”、“理想之地”,那么“东欧”往往是“贫穷”、“威权”、“亟待拯救的失败国家”、“未开化的野蛮之地”的代名词。

我们在白俄罗斯( 该国使馆曾经就“白俄罗斯”的名称提出异议,认为“Belarus”的中文名称应为“白罗斯”,但为不造成对读者理解上的困扰,本文将沿用习惯用名——作者注 )、乌克兰(尤其是乌克兰东部和克里米亚)看到这种对欧洲不同理解的对撞,相互冲突的忠诚,人们对“向西”还是“向东”无法达成一致,甚至不惜用战争来解决分歧。我们经常用亲西方和亲俄来形容两者立场,但是在这个极度笼统、模糊的修饰词背后,是包括历史记忆、民族感情、现实政治、价值取向等一系列复杂因素在发挥作用。

比如,克里米亚鞑靼人在斯大林时代被流放,几十年不被允许回归故土,他们希望乌克兰拥抱欧盟,然而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之后,这个梦想破灭,自己的未来也变得充满不确定,父辈曾经的遭遇让他们无法安心地在克里米亚生活。 而乌克兰东部、克里米亚的许多俄罗斯族可能对于俄罗斯统一并没有那么热情,但是因为基辅当局多年来对地方投资等问题上的欠缺,人们自然会寄希望于新的变化,出于对自己生活的改善而选择支持与俄罗斯统一。

凯尔曼尼有着毫不掩饰的强烈的亲欧盟立场,这点在书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采访过程中,他也反复强调自己对欧盟,对“欧洲统一进程”(European project)的巨大热情,但同时也没有盲目乐观,对这个“实验”的缺陷、漏洞、问题作了非常现实、细致的分析。

今年1月,来自 21 个国家的30 位世界著名知识分子在法国《解放报》发表了一封名为《为欧洲而战——否则破坏者会摧毁它》(Fight for Europe – or the wreckers willdestroy it)的公开信,起草人是法国哲学家伯纳德-亨利·莱维,签署人包括米兰·昆德拉、S·A·阿列克谢耶维奇、帕慕克、略萨、伊恩·麦克尤恩和萨尔曼·拉什迪等。 这封公开信告诉世人,欧洲这个理念正处于危亡之中,欧盟和自由民主价值观如今面临着自 1930 年代以来最大的挑战; 并进而呼吁人们采取行动,为欧盟的理念而战。

某种意义上,凯尔曼尼的旅程以及写作像是对呼吁的践行。 他对人们,包括对自己在谈到东欧时只有意见,缺乏真正了解感到不满,试图去找到东欧各国对“欧洲一体化进程”复杂感受背后的原因; 同时,他没有让自己的价值判断凌驾于复杂的历史与现实等因素之上,认真地倾听,仔细地记录,带着同情,但也不滥情。 当遇到无法认同的观点时,毫不犹豫地提出反驳。 如果凯尔曼尼们的“欧洲理念”是可以拯救的话,那么这本书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尝试。

纳韦德·凯尔曼尼:穿越东欧大地,沿着壕沟和坟墓前行

凯尔曼尼在清华大学参加与余华、汪晖的对话。 图片版权: 歌德学院(中国)

1

沿着壕沟和坟墓而行

问: 启发您向东欧去,特别是按照这样一条路线行进的原因是什么? 您在书中多次提到著名东欧历史学家提摩西·斯奈德(Timothy Snynder)所著的《血色大地》(Bloodlands)这本书,您是不是从这本书得到了某种灵感?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