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娱乐 搞笑 体育 乐活 财经 科技 音乐 社会 综合 汽车 影视 网络视频

花边数字网 打造网络视频第一网

旗下栏目: 资讯 搞笑 游戏 网络剧 微电影 时尚美妆 旅游 脱口秀 学习考试 小知识 健康养生 动漫 娱乐八卦 汽车

首页 > 网络视频 > 其他 > 唐驳虎:追忆东北往事,追寻新一轮病毒溯源之谜

唐驳虎:追忆东北往事,追寻新一轮病毒溯源之谜
来源: | 作者: | 人气: | 发布时间:2020-06-28
摘要:

唐驳虎:追忆东北往事,追寻新一轮病毒溯源之谜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示:

1. 哈尔滨传染链的个体之间无法建立精确的传播联系;但牡丹江的传染链可以被定性为“俄罗斯输入关联”

2. 牡丹江当时的境外输入隐秘传播没有完全阻断;但如同吉林舒兰传染链,在牡丹江、黑龙江之外,同样偶然查出了许多找不到感染来源的病例,这就使隐秘感染链的传染源头更加扑朔迷离

3. 东北所有来源不明的感染,很可能都是因为境外输入感染者未被查出而在本土的隐秘传播;即使经过严密防控,零星病例还是会出现

4. 中国目前的防控工作,可以在病毒露头之后,就迅速找到溯源,查补漏洞;只要精准细致做好常态化防控,就不用担心出现二次大规模感染

17日上午,已有媒体报道,相关专家透露,经过进一步的样本全基因组测序,这一轮新冠疫情病毒可追溯至三、四月份的欧洲新冠病毒谱系,而不是近期继续演化的欧洲新冠病毒谱系。

唐驳虎:追忆东北往事,追寻新一轮病毒溯源之谜

新冠病毒的基因谱系追踪,来自https://nextstrain.org/ncov

这意味着,如果是输入性病例, 可能不是近期由国外传播至国内的。

由此可以形成的一个初步判断是,新冠病毒此前在国内一直有着隐性的人传人传播链,病毒的传播性不强,而轻症感染者容易自愈,很可能传着传着就中断了。

但在全国各地物流、人流汇集的北京新发地农贸市场,有抵抗力不强者被感染,病毒又没有压住,最终形成持续性人传人感染,形成规模性爆发。

这下一来,很多人就更迷惑了。这说明了什么?这表示了什么?

3、4月份就已经从欧洲输入的病毒,在国内又是如何“若隐若现”般隐性、但是持续传播的?

说到这个“若隐若现”,我们就不得不把目光投向东北。从4月份到6月初,东北多地都接连出现了多起具体源头不明的传染链,几度牵动公众目光。

但迄今仍未有人将这一时期所发现的病例情况汇总,也就缺乏系统的分析、全面的印象。

唐驳虎:追忆东北往事,追寻新一轮病毒溯源之谜

有争议的哈尔滨传染链

哈尔滨传染链是年初疫情被控制之后,东北地区最早也是传播影响最广的一组传染链,到5月10日,共核查出93人感染。12日全部患者出院,实现清零。

相关确诊病例70例(哈尔滨66例、大庆1例、抚顺1例、呼伦贝尔2例)、无症状感染者23例,共计93例。病毒源头被暂定为一位从美国纽约归国的留学女生韩某。

3月19日 从疫区纽约经香港、北京中转入境,飞抵哈尔滨后直接接转社区,进行居家隔离

3月31日 首次作核酸和抗体检测,核酸、IgM、IgG均为阴性。

4月3日 再次核酸检测,仍为阴性;解除隔离,曾外出就餐2次

4月5日 由哈尔滨乘飞机到上海,在一家美容院接受手术后回酒店休息。

4月8日 上午乘飞机返回哈尔滨

4月10日 因为所在楼栋上下楼邻居曹某被发现为患者,上午再次检测核酸和抗体,核酸和IgM均为阴性,IgG阳性。下午第3次检查,结果跟第2次一样。

而韩某相关的两代情侣的初期病程,根据更新的调查是这样的:

曹某娜(33岁):韩某邻居,3月25日不适,26日发热,4月8日夜就诊,核酸阳性,IgM阴性,IgG阳性。

李某(32岁):曹某男友,3月31日咳嗽、乏力、味觉减弱,4月8日夜就诊,核酸阳性,抗体双阴。

王某苓(54岁):曹某母亲,无症状,核酸阳性,抗体双阴。

郭某明(54岁):王某苓男友,3月30日首次问诊,4月7日就诊,核酸阳性,抗体双阴。

这次“链式”传播的第二个节点,是3月29日傍晚的一场聚餐。

这一天,郭某明和三位朋友等共同用餐,其中一位朋友带了87岁的父亲陈某君,由此感染病毒。

唐驳虎:追忆东北往事,追寻新一轮病毒溯源之谜

4月2日,陈某君老人因脑卒中入住哈尔滨市二院,住单间,市二院未对陈某君及陪护进行核酸检测。

4月6日,陈老因发热,被转送至哈医大一院呼吸内科。但作为明确的发热病人,哈医大一院也未对陈某君及陪护进行核酸检测。

4月9日,因为流调追踪和,才经咽拭标本,检测出阳性。

唐驳虎:追忆东北往事,追寻新一轮病毒溯源之谜

这一期间,陈某君老人的陪护人员多达3人(大儿子、小儿子、小儿媳),超出了“一患一护”的规定。

由于87岁的陈老行动不便,陈老的多位确诊亲属在医院病区成为了中间传播者。

最终据粗略统计,哈尔滨传染链涉及的93人大致包括:

源头两代情侣4人、陈老及亲属6人,住院患者28人、患者陪护34人、医生护士8人、患者出院后传染亲属等院外传染13人。

唐驳虎:追忆东北往事,追寻新一轮病毒溯源之谜

这对于院内感染来说是一场严重的教训。但对于疫情溯源来说,只能追溯到曹某娜。

因为她最先发病(发热),而且是四人之中唯一检测IgG抗体阳性的,表示感染已有一段时间。

但曹某娜与韩某之间,却无法建立起确凿联系。

和韩某生活在一起的父母、弟弟都没被感染。韩某在结束居家隔离后,就去了上海医疗美容,在上海和她直接近距离接触的人也没感染,反倒只和她住楼上楼下,没接触过的人却感染了?

刨去神乎其神的隔空感染几率,现实是从头到尾没有采到韩某核酸阳性的样本,所以无法直接比较。

难以调查到曹某娜更早期的接触史,是哈尔滨传染链溯源的遗憾。

但就在同期,牡丹江医院也发生的跨院交叉感染,因为指向明晰,就找到了感染源。

唐驳虎:追忆东北往事,追寻新一轮病毒溯源之谜

牡丹江医院传染链,同样的漏洞

牡丹江传染链的基本情况之前已经介绍过,从4月15日开始,牡丹江也陆续排查出一组本地感染群,包括了康安医院、北方医院两所医院的住院患者、陪护乃至医护人员。

康安医院多名住院患者、陪护家属被感染,其中因肝病住院治疗的龚大妈,4月5日被安排从康安医院转到北方医院治疗,结果接诊她的几名医护也被感染了。

唐驳虎:追忆东北往事,追寻新一轮病毒溯源之谜

经查,康安医院(牡丹江第七医院、传染病医院) 确有收治俄罗斯回国病例,而且几位患者4月5日转院、出院,也正是因为医院要整体用于接待归国轻症病例。

但在4月5日之前,康安医院就已经开始收治归国患者了:3月31日和4月2日各6人,4月3日和4日各15人。

唐驳虎:追忆东北往事,追寻新一轮病毒溯源之谜

这一期间,同时也一直有其他病人在此住院。那么,就是在此时,病毒发生了传播。

从感染者多为陪护家属,而且包括了一位早在3月31日就已离开的陪护家属来看,问题很可能出在转运环节上。

唐驳虎:追忆东北往事,追寻新一轮病毒溯源之谜

隔离点居住环境、水暖气系统、配送物资等环节交叉感染的风险,未有科学的标准和考核监督。

例如转运通道未专用隔离,导致归国确诊病例与出入医院的陪护家属在空间上有了交集,在医院内出现了交叉传染。

哈尔滨医院犯的错,牡丹江医院同时也犯了。

唐驳虎:追忆东北往事,追寻新一轮病毒溯源之谜

66岁的龚某兰4月5日被转院到北方医院时,北方医院也未对龚老太及陪护家属进行核酸检测。

甚至在4月11日时,龚某兰的丈夫66岁王某发热、咳痰,而且肺部CT显示出现炎症病变时,医院都没有有警觉。

直到3天后,66岁的王大爷再次拍CT,才被送去做进一步的核酸检测。

最后,牡丹江的这次医院群体感染,被确认为“俄罗斯输入关联”,也就是因境外输入病例转运入院管理存在漏洞,病毒不慎扩散的传染链。

唐驳虎:追忆东北往事,追寻新一轮病毒溯源之谜

隐秘传播结束了吗?没有

但是牡丹江当时的境外输入隐秘传播完全阻断了吗?并没有。也正如之前文章介绍的那样。

从22日起,牡丹江展开社区核酸检验筛查。从24日开始,又发现了一批有关联的无症状感染者,传染群共计13人。

唐驳虎:追忆东北往事,追寻新一轮病毒溯源之谜

而经全序列测序比对,病毒基因组属于L型欧洲家系,同样属于绥芬河口岸俄罗斯归国人员输入病例毒株。

之后,牡丹江成为继武汉之后,全国第二个进行全民检测的城市。

经一周的突击全民免费核酸检测,共完成784272人,检出34名无症状感染者。 检出率折合每10万人4.335人,略高于武汉大检测的检出率(每10万人3.03人)。

牡丹江终于算是彻底检查干净了。牡丹江的高三学生,经历了三次停课、三次复课,终于可以安心应对一个月之后的高考了。

唐驳虎:追忆东北往事,追寻新一轮病毒溯源之谜

更多地区的隐秘感染

但在牡丹江、黑龙江之外,同样偶然查出了许多找不到感染来源的病例,最著名的就是5月初的吉林舒兰感染链:

自5月7日发现,到5月23日,相关确诊病例46例(吉林43例、沈阳3例)、无症状感染者3例,共计49例。现48例均已出院,关联病亡1例(未披露详情)。

舒兰感染链被发现的起点是5月7日的一位公安局洗衣工,但只能说她是最早发病被发现的感染者,她或者这一感染链最初是怎样被传染的,“上家”至今不明。

在这几组因为成规模此之外,就没有了吗?还有几个独例呢。

在牡丹江发现医院传染链的同时,在距离牡丹江400公里,哈尔滨西北的绥化市望奎县,社区排查人员也发现了一对母子无症状感染者。

唐驳虎:追忆东北往事,追寻新一轮病毒溯源之谜

他们之前近一个月时间都在绥芬河,是在绥芬河感染的。具体行动轨迹是这样的:

3月18日,30岁的段某与59岁的母亲杨某从家乡望奎县乘坐客车至牡丹江市,后转乘火车到达常住工作地绥芬河市。

段先生的职业是国际导游,但在俄罗斯和国际疫情已开始显现的背景之下,无事可做。大部分时间只能居家等待,期间也去朋友家做客、聚餐,共6次。

4月5日,段先生已经自觉有感冒症状,口服VC银翘片、感冒胶囊后缓解。

随着俄罗斯疫情的爆发、在俄华人的大批回国、乃至彻底封关。段先生只好决定回家。13日,段先生再带着母亲,转乘他人私家顺风车,回到望奎县。

第二天,母子俩即被转入县人民医院发热门诊医学隔离观察,并先后核酸检测阳性,判断为无症状感染者(一周后转阴)。

而绥芬河接报后对12名相关密接者检测,又都属阴性。也就是找不到直接联系,传染源不明。

唐驳虎:追忆东北往事,追寻新一轮病毒溯源之谜

在此之外,东北地区未能查清来源的无症状感染者还有,例如4月底四川警方从吉林延边带走的一名嫌疑人明某。

经查,明某为吉林舒兰人,工作地点为延吉市。

2月25日从舒兰自驾车辆返延后,居家单独隔离14天,无异常后返回工作单位。

4月28日下午,明某在延吉被四川警方抓捕,当天下午乘火车经长春、北京,4月29日深夜抵达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

4月30日,经当地疾控中心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明某被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

5月1日,再对明某进行血清抗体检测,IgM和IgG结果均为阴性,表明明某为新近感染。

吉林延吉接到四川方面的推送信息后,立即追踪到与明某有接触的人员共93人,其中密切接触者28人,次级密接者39人和一般接触者26人。

但这些人的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无发热、无不适症状。对明某的居所和工作场所采集外环境样本10份,结果均为阴性。

明某4月下旬又是如何在延吉被“新近感染”的呢?这又是一个不解之谜。

唐驳虎:追忆东北往事,追寻新一轮病毒溯源之谜

把这些未能查明来源的感染汇总到一起,这背后又都显示了什么情况呢?这就是问题的关键。

唐驳虎:追忆东北往事,追寻新一轮病毒溯源之谜

艰苦的流调工作

平心而论,东北特别是黑龙江的疾控流调人员做的工作已经非常出色了,信息公开也相当透明,这才能供研究者进行大量分析。而为此流调人员需要开展大量细致的流调工作。

这是一项专业性强、系统化的工作,需要对病例及密接者的活动轨迹做大量的调查和核对,还要经历相关部门的配合、排查以及资料收集、梳理。

首先是询问病例的暴露史、发病史、就医情况、既往活动轨迹和密切接触者等内容,之后还要与医院和相关人员进行部分信息核对,还需要公安等部门的配合,排查其活动轨迹。

唐驳虎:追忆东北往事,追寻新一轮病毒溯源之谜

为了排查密切接触者和危险场所,需要到该病例所去过的所有地点进行访谈,采集各种信息,有时甚至需要调取监控视频,查看在商场超市内活动轨迹和所接触的人员。

在病例就诊的医院需要核对他所去过的所有检查科室,排查接触病例的医护人员和前后候检患者,还有住院区域所接触的医护人员、患者和陪护等。

而有的单个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就超过200人,因此流调的调查和核对工作非常繁重。

各级疾控中心的流调队伍为了保证工作进度和质量,经常流调到很晚,有时需要通宵达旦地工作。

唐驳虎:追忆东北往事,追寻新一轮病毒溯源之谜

但是,在核酸假阴性比例高、病毒潜伏期长、无症状感染者比例超高、特殊超长感染者多的情况下,总会有众多找不到来源的隐秘传播,时隐时现。

很多感染链能追踪控制所有的症状发作者,但却难以找到最初隐秘传播的源头。

绥芬河口岸作为当时俄罗斯归国人员主要通道,从3月21日到4月8日19天内,从绥芬河口岸入境2497人。

其中外省市户籍的1423人,覆盖了除西藏和港澳台之外的其他29个省市区,超过总数一半。另外在内蒙的满洲里口岸,入境也有数百人。

黑龙江省已经竭尽全力把境外输入疫情风险控制在绥芬河、牡丹江,把患者救治留在当地,给兄弟省市疫情防控减轻压力。

但从绥芬河段先生(4月5日)、以及哈尔滨曹小姐(3月25日)的发病时间看,隐秘传播可能在3月下旬甚至中旬就已发生。

唐驳虎:追忆东北往事,追寻新一轮病毒溯源之谜

推论

结合绥芬河的俄罗斯输入疫情、病毒的全基因组测序分析,以上东北所有这些来源不明的感染,很可能都是境外输入感染者,未被查出而在本土的隐秘传播。

病毒传播经欧洲到俄罗斯,再由俄罗斯到中国,外防输入是一项艰巨的考验,只要一个偶然漏洞就有可能带出一串。

唐驳虎:追忆东北往事,追寻新一轮病毒溯源之谜

在全球疫情毫不见停的背景下,零星病例肯定还会有可能出现,因为病毒总会有从境外向中国国内隐秘渗透的机会。

但以中国目前严密的防控工作,可以在病毒露头之后,就迅速找到溯源,查补漏洞。

这一轮新疫情中,首例确诊病例在医院就诊环节发现,迅即通过流行病调查溯源锁定新发地农贸市场;再通过环境取样和病例取样,确定关联性;

进而采取封闭市场、周边小区措施,集中相关人群作核酸测试,短短几天检测近40万人。

种种应对措施,自6月11日迄今不到一周,响应及时、精准,显示对疫情爆发已有高度控制力。

只要精准细致做好常态化防控,就不用担心出现二次大规模感染。而彻底消灭疫情,最终还得靠疫苗的成功和普及。

责任编辑: